苏璃璃璃璃璃

想了想依旧和以前一样,低产,不定时更新啥的。

点绛唇

点绛唇[蛇燕]

大概只能写个短篇啦!一发完,也许吧,各位观众老爷原谅我。[土下座]
可能是现代paro,私设飞燕不是灵蛇家的娃。
如果没问题,就开始吃小[bo]甜[li]饼[zha]吧[zi]。
——————

飞燕生于一个世世代代皆为戏子的家庭。在过去戏子是低贱的身份,但也有靠着唱戏发家致富的譬如飞燕的祖辈。
在飞燕刚满月的时候,飞燕的父母就为他准备了戏服,凤冠,面谱等等和继承家业有关的所有东西,可是当小飞燕去抓的时候绕过戏服,直爬向剧本,扑在它嘿嘿地笑着。飞燕的父母有些茫然:这孩子是想学唱戏还是想要写戏剧?
当飞燕三四岁时,别的孩子都在享受童年的欢乐,他每天都充满学习唱戏,拉韧带等等。枯燥乏味。
在不用练习的,可以放松的时候飞燕就趴在窗台上,仰望湛蓝天空,看着飞过的鸽子,虽然阳光有些刺眼但他依旧这么做。
“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种无聊的事啊。”
飞燕无数次询问。

待飞燕上高中的时候不仅有学业上的压力,还有着父母给的压力。
“燕,今天吊嗓子了吗?听说你们学校最近有一场演出……”
飞燕的对于母亲大人的话左耳进右耳出,人在家中,心思却又飘回学校。

“唉,听说了吗?我们班要来一个转学生。据说人长的帅,学习又好,家里还有钱。”
“是吗,那我可要留意了。”
……
班里的女生嘁嘁喳喳的声音让刚刚推开教室门并身为班长的飞燕觉得有些刺耳,额,应该是特别刺耳。
“养尊处优。”
飞燕小声嘀咕一句。
“这位同学还先不要挡住我的路。”
一个富有磁性而带着淡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飞燕小声说一句对不起就跑回自己的座位,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去看那个人究竟是谁。不过当飞燕听见几乎是全班女生都炸开了锅时才意识到刚刚那人就是传说中的转学生吧。身后的淑女戳戳飞燕,跑到他身边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飞燕,他似乎盯上你了。”
飞燕此刻:黑人问号。
我不就是挡一下路就盯上我了吗?
飞燕抬起头,手撑着下巴懒散地看着这个转学生:
淡金色长卷发披散,翡翠色眼眸深不见底,偏欧式的立体五官,学院的衣服似乎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而这等美景在飞燕眼里就是另外的意思了。
此刻飞燕的内心:怎么办,我是不是要死了?完蛋了,惹到了了不得的人物,今天嗓子还没吊,韧带还没有拉,过几天就是演出了如果我被砍了父母会打死我吧……

班主任玉箫敲敲黑板,示意同学们安静一下。当然表面没有多少威慑力的玉箫下手也是很黑的,所以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就算是平时比较吵的屠龙。

“这是我们班的转学生,向大家介绍自己吧。”
玉箫含笑扫视一圈教室。
安静。

“我叫灵蛇,以后就是和大家共度三年的同学了。”
灵蛇没有笑,但仍旧让班级沸腾起来。飞燕紧紧堵住耳朵,但声音依旧震得他太阳穴有些发痛。身后的淑女倒是饶有兴致地扫视灵蛇和飞燕二人。
“我来看看……”玉箫顿了顿,再一次扫视教室一圈,安静,飞燕并不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创伤,哦,忘了还有他的耳朵。“飞燕旁边没有人吧。”
在飞燕还没反应过来时淑女已经抢先答应:“没有。”
飞燕回头又惊愕,又愤怒地瞪了一眼淑女就不高兴的趴在桌子上。
“请多指教,小戏子。”
灵蛇站在飞燕身边撇下一句话就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等等?他怎么知道我的出身?飞燕又回头瞪眼淑女,淑女摇摇头。这件事让飞燕一节课都没听进去玉箫在前面讲的语文。
下课后,玉箫通知飞燕,后天就是演出,叫他不要忘记并且整理好节目表。飞燕点点头回到座位继续发呆。唱什么好呢……练了那么多,都很拿手,不如就唱《昭君出塞》吧。
正当飞燕美滋滋的想着自己节目的时候灵蛇走到他身边。飞燕抬头一看吓得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
“请问有事吗?”出于礼貌飞燕还是询问一句。
“你是班长对吧,你可以拿到前排的票吗?”
飞燕:黑人问号x2。
“那我就再问一遍,你能拿到前排的票吗?我想听你再唱一次《昭君出塞》。”

——————
大概两发完,没有肉……只有小[bo]甜[li]饼[zha]。懒得写了所以才1000+,我没有偷懒……

碧海玉萧的饲养说明书

*碧海玉萧饲养说明书
首先谢谢您购买梦间集公司的产品——碧海玉萧。
饲养前请仔细阅读本说明书。
——————
打开这个盒子你就会发现会有一只十厘米的碧海玉箫,和四十厘米的玉箫。

碧海玉萧属性:温文尔雅,待人彬彬有礼,也有属于自己的戾气凶残,但大部分时间可以被忽视。

饲养碧海玉萧的方法:
1.给他一片小小的草地,几棵小桃花树,一个不大的房子,但是床铺,桌子要准备齐全。

2.腾出时间听他吹箫。每天早上他都会给你永四十厘米玉箫给你吹个《碧海潮生曲》喊你起床。每天不听他吹就会吵你没法睡觉。

3.打扫他的窝。每个星期都要帮他打扫他的房间,这是很重要的事,包括桃花树,草地。

4.建议再购买同样还是本公司出品的分水蛾眉刺以及毒龙银鞭。不然就要亲自和他唠嗑。如果您摆出:不听不听,玉箫念经的样子……后果自负……

5.他也是会寂寞的,请不要让他再体会离别之痛。如果有条件请带他去有桃花有流水的地方。
——————
本说明书只能列举一部分,剩下的就需要饲养员发现。
————END————
其实是玉箫好养才这么短,并不是我偷懒xxx。

飞燕的饲养方法

*飞燕饲养说明书
首先谢谢您购买梦间集公司的产品——飞燕。
饲养前请仔细阅读本说明书。
——————
打开这个盒子你就会发现会有一只十厘米的飞燕,和五厘米的银梭。

飞燕属性:忠诚,洁癖,善于照顾人,做饭一流,细心,相处久了会发现他是一个会戏耍人的人。

饲养飞燕:

1.给他准备黑纱,虽然不在雪山也要这么做,这是他的习惯,不然他会生气导致很长一段时间不理你,还会咬你一口。

2.勤洗手。飞燕不喜欢别人用不干净的手碰他,所以他会很容易说:“请问你的手干净吗?”

3.尽可能把飞燕带在身边。如果不看好他他会满屋子乱跑而且很不容易找到。

4.有条件给他准备本公司的另一种产品——灵蛇。当他渐渐长大的时候[即使还是十厘米]就会大声嚷嚷要找灵蛇。譬如:

“是灵蛇尊上派你来的吗?”
“请问你是否看见灵蛇尊上?”

三句不离灵蛇尊上,所以为了您家的飞燕也购买一只灵蛇吧。

5.给他准备一张舒适的小床。最好是模仿古时的,木头如果有条件也准备上好的吧。

6.有时候请给他点食材。非要会做饭,所以有时间就给他准备一些食材,他会给你准备精美的晚餐。[就是量少]过年包饺子也不要忘记叫上他!他会给自己包合适大小的饺子。[毕竟太大的吃不了]

7.如果他有一天想要给你梳头,他可能是想尊上了,让他梳吧,梳的比你好多了。
唯一缺点是他会累坏,所以请给他一盘椰果罐头犒劳犒劳。

8.勤打扫房间。他不喜欢不干净不整洁的地方而且会责备你为什么会杂乱。想必饲养员也不想看见小飞燕给你打扫房间吧。

9.请别让他看见你受伤,他会自责的。

举个栗子:

“此份失利是我的过失,我会回去领罚。”

10.如果有一天他和你说他想要去昆仑山。别担心,他只是想看看故人还在不在。
——————
本说明书只能列举一部分,剩下的就需要饲养员发现。
————END————

不负时光二

http://jintianweiyangtiankenglema.lofter.com/post/1e8101dd_10e2a8ac
上一章的链接。
——————
不负时光
#食用方法同一,雷区自避

“回……陛下,属下只是多日未见,有些……咳咳。”
飞燕看见来人后就毕恭毕敬地行那君臣三跪九叩之礼,灵蛇并没有打断,但是话还未说完就被急促的咳嗽声打断。灵蛇一皱眉,发现飞燕此行目的并不简单。
“多久了?”灵蛇问。
“今天第七天了。”
“你知道解决方法吗?”
“……”
飞燕想了想,自己暗恋的人就在眼前,奈何还有君臣之礼的束缚,他选择沉默。
短时间,没有具体的期限,谁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所以飞燕选择最后一次看这个自己所喜爱的人,等待终焉来临。
飞燕提出回去的念头,灵蛇同意,他看着飞燕那张苍白的脸,心不由一紧,为自己出生入死的将军,就这样被自己亲手毁了。
一路上飞燕依旧不停的咳嗽,原本纯白的花瓣不知怎的已经变成暗红色了,也许飞燕没有注意到,他的花瓣是一天一天的在变红,一点一点被血染红。
他有洁癖,很严重,对这种事已经很不高兴了,毕竟还有丫鬟伺候,但是在这能吃人的皇宫里谁能帮他呢?

回到家后已经到了晚膳的时候,飞燕这几天身子不舒服,自然是早早睡了。
只是他自己都没想到……这眼睛一闭就没睁开……

第二天丫鬟来飞燕房间的时候发现他手里躺着一朵白色的风信子。

灵蛇没有厚葬这位将军,他只是选择和平常人家安葬方式一样罢了。

翌日,灵蛇下令在寝宫前种上风信子。
——————
个人决定封笔三年,所以只能匆匆收尾,未修改。
服务员!这糖里有刀!
补充:
白色风信子花语:恬静,沉默的爱(不敢表露的爱)

【小剧场】异色花夫妇
爱因斯:“我要追寻本田葵大人,我们的理念完全相同。”
卢西安诺:“说吧,你今天想玩什么play,用什么道具。”
爱因斯:“监禁,皮鞭和蜡烛。”
卢西安诺:“我答应你,别总去找本田葵商量怎么阴我了,听懂了吗?”
卢西安诺掏出了小刀在爱因斯眼前晃悠。
爱因斯在这时总会假装看风景。

《黑塔鬼》2p

3.本章主要回忆第一次的轮回。配合《连平凡老去都做不到》食用更加。
卢西安诺兴冲冲地站在门口,没错,是洋房的门前!原来,我们以前经历过啊。除去沉浸在卢西安诺离开的悲伤中的奥利弗,其他人都显得疑惑不解以及惊讶。
奥利弗此刻看着很久很久以前,第一次来到洋房的卢西安诺,竟有些失神,当他冲上去想要质问卢西安诺的时候,他发现手穿透了卢西安诺的身体。
一切皆是回忆。
一切皆是虚妄。
他们不过是一群忘记一切的可怜虫罢了......被命运之神戏弄,就像手中的提线玩偶一般,按部就班地来到这个鬼地方,一步步踏进地狱,一遍遍接受着轮回,一次次忘记所有。

奥利弗平静下来,尼可拉斯只是拍拍他的肩:“我希望的是你真正冷静时告诉我们真相。”
奥利弗站起身,开口道:“等一切都结束,我一定会说的,谢谢你尼可拉斯。”奥利弗擦了擦脸,他将狼狈擦掉,徒留下坚毅。

奥利弗就这样一步一步迈进洋房,记忆被一点一点拉上来。痛苦而幸福的,第一次进入洋房的回忆......

“这群该死的怪物为什么这么强!”自己或者他人的红色的血染上脸颊,就连黑色的军装也不例外。本田葵那猩红的眼睛恶狠狠盯着那个蓝色的怪物——Timmy,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希望王黯那个老狐狸可以离开,小生这狼狈的样子他看见会嘲笑我的吧。”一边说一边口中涌出大量的血,腰上缠的已经被血染的鲜红的绷带散开,能猩红的眼眸也逐渐黯淡。

【本田葵】脱队

“我在这里陪着他们就好了,一个是我的兄弟,一个是将我抚养长大的人,这就是我的命数吧......”艾伦已经没有力气再说一句话了,他将最重要的两个人放在铺着白色床单的床上后已经精疲力尽,他紧握着史蒂夫和奥利弗的手也松开,垂落在地上。

【奥利弗·柯克兰】脱队
【史蒂夫·威廉姆斯】脱队
【艾伦·琼斯】脱队

“黯,你平日精明的脑子呢?”弗朗索瓦此刻也不忘开玩笑。
“用来让其他人逃脱了,你不也一样废吗?”王黯轻笑回应。
“最后一刻,能与你们相伴,维卡真的......好幸福......”

【弗朗索瓦·波诺弗瓦】脱队
【王黯】脱队
【维克多·布拉金斯基】脱队

“卢西安诺,听我的,离开......”尼可拉斯倒吸一口凉气,他的伤已经严重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卢西安诺,你是我们......的领导者,想办法走吧。”等到卢西安诺回头的时候,爱因斯已经靠在尼可拉斯身上,陷入沉睡。
【爱因斯】脱队
【尼可拉斯·贝什米特】脱队

卢西安诺奋力地跑,他其实早就没有力气,他背负着所有人生的希望活了下来!他终于跑出了洋馆......雨下的很大,他跪在雨里大喊,那么撕心裂肺......



“这些是我们亲身经历过的吗?”史蒂夫手不停地颤抖,曲球棍几次掉落在地上。
奥利弗点点头,开口道:“卢西安诺,选择了用一本魔法书让时间倒流,但是代价是——每一次轮回你们都要回到这里。”奥利弗顿了一下,转过头看向尼可拉斯,“这就是你想要的‘真相’。这种能力我也有。所以,我们要努力,让所有人成功脱离!”

————————
这一部分也是ooc严重,而且我在写脱队时心里也很难受,回忆结束后我起身,心跳非常快。我知道这种结局,这种剧情很多人会对此反感,但是,我作为参照原作《黑塔鬼》的作者,我也不得不撒点刀子是吧。吞本田葵40米太刀.JPG。一会更小剧场!应该是异色花夫妇或者异色自由。

黑塔鬼2p

重度ooc预警!
如果接受就开始了。

——————


2.

艰难地推开洋房门,只听到吱呀一声,没有像恐怖片一样有扑面而来的腐臭潮湿的味道和厚重呛人的灰尘,而是像一幢普通的,有主人的洋房一样。不过我们的一行人会怕什么呢?

“现在我们有两种选择,”卢西安诺·瓦尔加斯开口,酒红色的眸子里紧张害怕混杂在一起,同时他的声音也在不停地颤抖,“第一种组队,第二种各走各的。”
平日里观察能力就很强的王黯看出卢西安诺的异常表现后,当机立断提出组队的请求。当然,其他人大多都选择后者。当然,用脚趾头想想也这群自大自负的家伙也不能选择和别人组队,显得自己多么懦弱。
最后除了卢西安诺和王黯两人形成一个小队,奥利弗和弗朗索瓦一队后其他人都是各走各的。

猜忌,怀疑,弥漫在空气中。

卢西安诺突然将小刀甩向王黯,并冲王黯大喊:“离开!到我身后!”心里也暗想在大门这里怎么会有这怪物的存在。
王黯也被这飞来的小刀吓到了,但很快恢复镇定自若,掏出匕首冲向这个蓝色的怪物。
你问我这怪物叫什么?尚且叫它Timmy吧。
匕首穿透了timmy的皮肤,根本不是正常颜色的绿色的血液流出,王黯毫不在意的随手拔出匕首,绿色血液流出速度加快,一旁的卢西安诺也没有闲着,迅速扔出小刀,插入Timmy的喉咙,这个怪物也倒下了。

激烈的打斗声引来了单打独斗的以及另一个小队。
艾伦看着倒在绿色不明液体中的Timmy问了一句:“谁告诉我这是坨什么东西。”
“生于洋房里的一个怪物。”奥利弗眉头一皱。

卢西安诺眼里闪过不明意味的情感,就招呼大家陪他去地下室。

“f**k,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这里这么阴森啊。”艾伦将棒球棍扛在肩上,看一眼周围的环境,不由得骂了一句。
卢西安诺让他们进入一间牢房,告诉他们:“看见那里的盒子了吗?打开它吧,你们不会后悔的。”卢西安诺僵硬的脸上扯出不自然的笑容,随手将牢房的门锁上,水雾涌上。
“卢恰,我永远站在你这边。”尼可拉斯极为冷静道。
“卢西安诺·瓦尔加斯!拿出你领导人的架势啊!小生只会瞧不起这样的你。”
......
他们究竟说了多少卢西安诺也没有注意,他只想任性这一次,用自己的一次任性,换得其他人不死在这里。

王黯看见越走越远的卢西安诺,打开盒子,一团白光从盒子里窜出,所有人哦,是除了奥利弗的所有人都失去了意识。
奥利弗缩成一团,靠在墙上,用手掩面,泪水顺着脸颊滑下。“卢西安诺,你回来啊,明明是两个人的命运,为何你一个人背负。”

————————
本章重度ooc,其实就是想让大家看见不一样的异色吧,不喜勿喷。

黑塔鬼(2p异色)

ooc致歉
————————

1.序幕/预告

国际大会结束后,卢西安诺·瓦尔加斯一脸兴奋地看着在座的人:“我听说有一座闹鬼的洋房,进去的人都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可是有些人觉得有些无聊就先行离开。剩下的除去卢西安诺,就只有爱因斯,本田葵,尼可拉斯·贝什米特,艾伦·琼斯,奥利弗·柯克兰,弗朗索瓦·波诺弗瓦,王黯,维克多·布拉金斯基以及史蒂夫·瓦尔加斯。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被卢西安诺强行拽回来的,他们可没有时间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喂,卢西安诺,这种无聊而危险的事,明明你一个人留下就好了。”一向有些自大的本田葵,在此刻又一次动了想要把卢西安诺从领导人位置上拉下来的念头,爱因斯也只是沉默,毕竟他也不想对这些事情发表任何的观点。
王黯只是冷静地旁观,尼可拉斯则是为数不多赞成卢西安诺的人,艾伦抡起了带点点血迹的带铆钉的棒球棍表示很感兴趣,奥利弗则一如既往在会议上推销杯子蛋糕,弗朗索瓦静静抽烟,他的意思很明确,我随大众,维克多罕见有些严肃,史蒂夫站起来,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有些不满地回应:“这种事情并不是我想留下来的,我不想把命折在那种地方。”

不知不觉间就分成了三中派别:
第一种,同意和卢西安诺一起探寻洋房。
第二种,不想把命搭在鬼地方的。
第三种,冷静分析和随大众的。

但是最终,卢西安诺赢在了人数上。一行吵吵闹闹,一言不合就互殴的人,走向洋房。

卢西安诺和奥利弗阴差阳错走到了一起。
卢西安诺手里把玩着小刀,有意无意地问奥利弗:“奥利弗,这是第几次了。”
“我也数不清了。”平日略显疯疯癫癫的绅士此刻有些阴沉。好吧,其实是这两个人都很阴沉。

“到了。”卢西安诺和奥利弗同声说道。

一幢洛可可装修风格的洋房就这样闯入了所有人的视野。

诡异刺激而惊险的旅行就此开始。

——————
以后会保证每天两更,嗯。干巴爹!

#魔法使いの弟子
#529叶修生快
#私设ooc慎
#伞修BE向慎
#苏沐秋视角

一睁眼才是凌晨三点,皎洁月光洒入房内,家中很安静。我在梦中又一次看见自己儿时被举高高的回忆,眼角的泪提醒我这是现实,一切都只是回忆。我不敢去打扰师兄们,大家都比我优秀,只有我一个人是最没有什么用处的,但还是拼命地要追逐师兄们的身影。

是夜,一个人坐在窗前回忆一天所发生的事情,今天也是泡着红茶,什么忙也没帮上呢。
“「         」来吧,试着咏唱出来吧。”我的老师,一个失去容颜的人笑着和我说,“天使是没法善用魔法的,这是自古以来的传说。”
“「         」是不能说出来的!”银色的法杖在我的操纵下只是划出一道银色的弧线,划破黑夜,没有点亮光芒的吊灯,这句被封印的咒语仍仅仅存在于魔法书籍之中。


“我交上一个朋友!他叫叶修!”我兴奋地和师兄们说着,他们只是淡淡一笑,心里有着说不清的落差。
我交上了朋友,第一次拥有想要的东西,但是越靠近越会觉得疏远。

叶修拉着我参加一场属于魔法师的晚宴,但我也只是一直提着油灯,站在角落看着叶修和另一个名叫周泽楷的魔法师交谈甚欢,是啊,都是那么优秀的人,我算什么呢?
被封印的咒语寒冷刺骨却略显温暖的在那一天苏醒过来。
老师的声音回荡在脑海:
“「         」快呀,试着咏唱出来。”那张面容消失的脸浮现在我眼前。

——就算不停朝下走也踩不着地的台阶,其前路也无法知晓。

“「         」一定得说出来才行。”我即使暗下决心,但眼瞳依旧滑落一行泪珠,即使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个弃子,但我还是想帮上你的忙啊。


「          」我将它咏唱出来,魔法书翻到禁咒之页,我也是咬紧牙关,泪大滴大滴掉落,叶修跌倒在地上。
好温暖,这就是解除封印的代价吗?死亡?最后终归连魔力碎片都没有吗?
“到最后我还是将事情搞得一团糟啊,但你却是个极其优秀的魔法师。”叶修从地上爬起,将我抱在怀里,我看着他身上的伤痕,已经无力抬手,“我最初和最后的朋友,这崩坏扭曲分裂却对我无比重要的世界,请你一定要拯救它,无论…如何…无论…如何。”
怀中的魔法书掉落在地上,我独自陷入睡眠。

——第三人视角——
叶修看着化作星光的苏沐秋,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过了许久,站起身,缓缓开口道:“这就是喜欢吗?”

——苏沐秋视角——
又看到了过去的事,我是在梦里吗?

——第三人视角——
魔法师抱着陷入苏沐秋,一言不发。

「首先向各位道歉,叶修出场太少了,这可能是个假的贺文,后续视角太多看起来可能太啰嗦,太乱,但是如果不改为第三人视角是写不清的啊qvq,我为啥不会画画。绝望.JPG。总之啊还是祝叶修生快!吃点肉粽就活过来的君辞。顺便梗是《魔法使いの弟子》很好听的歌。」

永恒

#暗黑童话向

人偶师是这个小镇中一个奇怪的人,他只和他制做出的人偶说话。他手中的人偶都像人一样,但不会说话,不会动。这是人们自己的想法。

“好了。”人偶师看着雕琢好的人偶,嘴角上扬,满意地说一声。“让我想想,你叫什么呢?”人偶师陷入了沉思。
“那么就叫——琉璃吧。”
人偶勾起一抹笑。

“喂,你知不知道,那个神经病又做了一个人偶,听说叫琉璃。”
“啊?那个疯子还不放弃?他以为他的妻子还会回来吗?”
清晨的集市上人们在讨论人偶师新制作出的人偶。人偶师带着他的新作——琉璃走在这条充满歧视的街道上,人偶师似乎没有听见任何声音,琉璃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人们议论的声音在人偶师经过时逐渐压低,最终归为平静。一双双眼睛都在注视琉璃,这个面无表情的人偶,不过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琉璃的眼睛时而瞥向人偶师,勾起若有若无的一丝笑容。
“妈妈!这个姐姐长的好漂亮,但是,但是她笑起来就好了。”一个小男孩拽着衣着破旧的妇人大声说着。妇人捂住男孩的嘴,带着他匆匆离开。
人偶师的目光久久没有从男孩身上离开。

第二天,镇里传出一个男孩死在家中的消息。
人们将目光再一次投向人偶师身上。妇人跪坐在男孩的身边,表情木讷,神情涣散,一会大喊“是那个疯子杀了我的儿子!”,一会大笑,一会又哭泣。

这天过后,人们在森林中发现被肢解的男孩的尸体和满身伤痕,眼神充满惊恐的妇人的尸体。

很长时间没有人敢出门,平日热闹的小镇变得死气沉沉。
“我的孩子,你做的很好。”人偶师擦去琉璃脸上的血,几把染有暗红色匕首随意的被丢在地上。人偶师脸上全是病态的笑容。

“主人说的话,永远,不会错。”
机械而呆板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人类总会生老病死,你的主人不会永远陪伴你们的。”一个面容清秀的女人出现在人偶们面前,留下这句话便穿过墙壁飘向人偶师的房间,坐在他身边,手指掠过人偶师的脸上,但手指所接触的每一个地方,皮肤都会溃烂。

人偶师死了。

人们传出琉璃是最不详的物品,打算将人偶师的房子和他所做出的人偶全部化作灰烬。
大火照亮了黑夜,冲天的火焰似将天空点燃。

清晨人们并没有发现任何一具人偶所化的灰烬。

一声声惨叫打破宁静的夜。小镇血流成河。

后来其他来自其它地区的人发现一座几乎辨不出模样的房子前发现躺着几架七零八落的人偶的尸体,诡异的是每一个人偶脸上都有若有若无的笑。

每天晚上都会在这听到这样的声音:
“好的,让我想想,你叫什么呢?那么就叫琉璃吧。”
每一具人偶的脸上的微笑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放大。

“呐,你也加入我们吧。”一个男孩的声音响起,一具被肢解的男孩的尸体和人偶们的尸体一样,散落在房前。

一架白骨,慢慢坐起……

————————
不知道为什么就将原本的温馨的脑洞改成这样了。这系列想写五章吧,如果您喜欢我这条咸鱼写的请点击下面的小心心♡,谢谢。